🌟五氧化二凌🌙

=凌启
退坑准备六月份考试了!!等我回来呀!!!!!!!!!!
心中有党成绩理想(等等)

啥时候才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为我所爱的做点什么呀

微博几乎不用,同名

宇智波佐助是永远的心头肉,永远助吹,我爱他一辈子
是雷安only,佐助中心向拆逆杂食的辣鸡

简介里也要吹吹我的宝贝(?!)@刘作业zrrr

※『头像壁纸等等私用ok,但是名朋╳,转载╳,谢谢天使们喜欢我的作品』

【雷安】伺机而动

十一老师超级棒世界第一棒!!!!!我爱十一老师!!!!!!!!!!!!!!

四季奶粉:

是给茶哥哥和凌哥哥的生贺qaq @代茶冬青  @冰激凌启


有sao话和r慎入


吸血鬼雷×猎人安


个人目录



安迷修将马拴在树上,此时天已经黑了大半了,今晚看起来是不能继续赶路了。


安迷修沿着森林继续往深处走,他希望自己运气好一点,碰见一户好心肠的人家愿意收留他一晚。


这片森林茂盛的到出奇,越往深处走雾气越浓,稍微远一点的树已经看不见了,森林里似乎没有什么动物,偶尔可以听见几声沙哑的鸟叫。夜风早已染上凉意,安迷修下意识搓了搓冰凉的手。


他小心翼翼的想要绕过荆棘丛,但衣服还是不信被钩破了,早在他刚入森林的时候便犹豫了一下自己究竟要不要走下去,但意志力告诉他,自己可以。后来也回不了头了,因为森林里的雾气会使他迷失方向,不如等到第二天早上再出去。


突然,他看见隐藏在灰雾后高耸建筑物的轮廓,内心一喜,连忙加快脚步,不一会儿他终于走到了森林的那一头,雾气渐渐散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古堡,古堡从外观上来看有些年份了,古老的砖块在月色下显得暗沉,四周环绕的铁铁围栏也有些生锈了,大门似乎没有锁上。


安迷修轻轻推开生锈的铁门,铁门发出的声音猛然响起,在阴森森的夜晚里激起涟漪。


铁门后是一条小路,路旁种植着各类奇花异草,但因为疏忽打理,长得参差不齐,还有的杂草已经到了膝盖。


脚下的鹅卵石小路还算干净。


安迷修来到古堡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敲了几下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推开沉重的大门。


首先他看到的是大厅中央的楼梯上站着一个男人,男人穿着一身看起来明显不是21世纪的装束,倒有些像中世纪古老的贵族,猩红的法兰绒布料上绣着简单又诡异的花纹。让安迷修生出一种“他是不是在拍电视剧”的错觉。


男人漫不经心地靠在金色的扶手上,居高临下地看了安迷修一眼。


“你有什么事情吗?”


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用余光打量了一下整个大厅,发现大厅里金碧辉煌的,巨大的水晶吊灯,精美的瓷器,雕刻着繁复花纹的壁炉,这一切太过耀眼完美,可安迷修还是觉得有些违和感。


安迷修直视男人的目光。


“先生您好,在下是一名……猎人,今晚怕是赶不了路了,希望能在您的古堡里借住一晚,请问您是否愿意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


青年颇为冷淡地转过身往楼上走。


“随意。”


随意?代表同意了吗?


安迷修感激地向青年道谢。


青年在半层的时候停住了,他身后巨大的肖像画有些模糊,因为距离隔得很远的,安迷修看不清画中人的表情。青年勾起一个略带邪气的笑容,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几秒钟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进大厅。


“克莱尔,你带这位贵客去餐厅吃点东西,我等会就来。”


安迷修有些别扭地坐在长桌前,印着花纹的洁白桌布上放着几瓶鲜花,偌大的桌面上仅仅放了一副餐具和一个瓷盘,餐具出乎意料的是铁质的,安迷修诧异地挑了挑眉,他以为按着屋子的风格,主人会选择精美的银质餐具。


管家礼貌地问安迷修想吃些什么,安迷修想了想说就简单一点好了,然后管家弯了弯腰,悄无声息地退下。


不一会儿,管家推着小餐车将菜肴端了上来,这时青年也意外地出现在餐厅门口,他信步走到餐桌前,拉开一张椅子,坐在安迷修旁边,管家对于主人的突然出现似乎毫不惊奇,在他给安迷修上菜后又从餐车里拿出一小瓶看上去像是红酒一样的东西,为青年倒上小半杯。


安迷修有些疑惑为什么自己的酒水和青年的不一样,转念一想别人是主人,想喝什么酒就喝什么酒,也不是没有道理。


菜肴的味道挺好的,只是牛排似乎太生了一点,怕是连五分熟都没到,黑椒酱汁混合着血丝在牛排上,手上的铁质餐具似乎也有些钝了,切牛排的时候安迷修切了很久。


青年一直在一旁呡着红酒,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绛紫色的眸子漂亮的不可思议,他不时地开口问安迷修一些问题。


安迷修说自己其实是吸血鬼猎人,一年一度的猎人集会要开始了,他得赶到那里去。


当安迷修说到吸血鬼这个词的时候正在将一块不那么新鲜的紫甘蓝叉起,他自然是没有看见青年眼底闪过的暗芒。


青年似乎毫不在意地问他觉得吸血鬼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可恨。


安迷修咽下蔬菜,用餐巾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沙拉酱,正色地回答道:


“不,我倒是觉得那是他们的生存方式,吸血鬼中还是有心地善良的,有一次我腿受了伤,一个女吸血鬼见到了后还帮我去找了伤药,自从那次后我对吸血鬼的认知就有了很大的变化。”


青年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发出一个音。


“哦?”


晚上的时候安迷修躺在客房柔软的大床上,双眼出神的盯着天花板,他还是觉得这座古堡给人一种违和感。


吃饭的时候青年手里那杯红酒虽然有着微苦的葡萄发酵后的香气,但安迷修还是闻到若有若无的铁锈味。


安迷修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妙的猜测,他本身就比旁人直觉敏锐,刚刚只是因为疲倦和饥饿,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等他躺在床上的时候思维慢慢恢复清晰,背后不自觉出了一背的冷汗。


安迷修草草穿上衣服,将袖珍手枪放进袖子里,举着小小的蜡烛缓缓推开房间的门,走廊上空无一人,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的。他踩着厚厚的地毯,来到进门是看到的那副画那里。


他小心翼翼的举起蜡烛,发现画中男人与古堡的主人有着几分像,他们都有比常人更为惨白的皮肤,只不过画中男人微微笑起来时露出了尖尖的獠牙。


这时,一阵细微的风在身边响起,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手中的蜡烛已经熄灭了,他警觉像掏出袖珍手枪,但手腕被来人牢牢地扣住。


那人将他压在楼梯上方的扶手上,嗓音微哑,带着点蛊惑。


“晚上可不要偷偷跑出房间呀,这么不乖,是想让我来帮你完成初拥吗?”


2333333



Fin.


比较糙就不嫌弃orz

评论(2)

热度(673)